社評-蘇貞昌南海言論謬誤重重

社評-蘇貞昌南海言論謬誤重重

蘇貞昌(報系資料照片/方濬哲攝)

越南的排華暴動似稍平息,但整起事件卻突顯了許多重大問題,需要朝野政黨及全體國人深思,這包括了越南排華暴動與南海爭端給兩岸關係發展怎樣的啓示、臺灣與東南亞諸國及其人民的關係、臺灣在南海問題中的戰略與策略等等,凡此種種,沒有簡單的答案,需要仔細、冷靜、客觀的爬梳整理,以作爲日後調整國家方略的參考與憑據。

此次事件發生之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召開記者會,他說,「這次越南暴動起因於反中,臺商卻受到池魚之殃,馬政府應該正告國際,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臺灣對南海爭執海域的問題不會跟中國同步。」蘇貞昌的言論,有着重重謬誤,而且嚴重脫離國際現實,雖然蘇的發言完全是低層次的政治口水,卻忠實反映多數綠營人士的慣性思維,應該分析討論並加以駁斥的。

蘇貞昌的立論是「一中一臺論」,是一種「切割論」,他把「中國」視爲毒瘤,把「臺灣」視爲純淨、健康的身體,彷彿只要臺灣切割掉「中國」這個毒瘤,臺灣不會被越南「反中」暴動波及,臺商不會受害,臺灣還可以擁有獨立自主完整的國際人格,可以憑自己的意志處理國際爭端,爭取自己的利益。

受台风影响 国防部取消明日台东丰年机场战力整补操演

很可惜,蘇貞昌的「切割論」只能是一種幻想。

首先,就國際現實而言,臺越關係的問題,並不在於馬英九政府「片面堅持」一箇中國政策,從而使得臺灣在國際社會陷入困境。事實上,越南方面更是毫不動搖的在處理兩岸關係與臺越關係時貫徹一箇中國原則,在這種情況下,臺灣若是單方面宣示與中國切割,並不會改善臺越關係,只會讓兩岸關係和臺越關係同步惡化,讓臺灣處於更不利的局面。

再者,所謂對外宣示「臺灣對南海爭執海域的問題不會跟中國同步」,這裡有兩個層次的問題,一是涉及原則問題,也就是「南海相關的四沙羣島,東沙、中沙、西沙、南沙等羣島及其周邊水域」的主權究竟誰屬的問題,二是策略問題,也就是釐清主權歸屬問題後,臺灣要如何貫徹自己在南海問題上的主張,如何捍衛自己的主權?

其實,在南海四沙羣島及其周邊水域的主權問題上,民進黨是曖昧的、搖擺的,更是短視的。過去,少數民進黨人士曾公開主張放棄南海諸島的主權,已故的蔡同榮就是代表人物。而民進黨人士向來的主流意見,是不公開放棄南海諸島的主權,但是片面強調堅持主權問題是「無謂而且引起國際爭端」的,認爲應該放棄對南海問題的「僵化主張」,強調與東南亞諸國的友好立場,強調經濟上的共同開發,實際上,這就是基於臺獨立場而衍生的「放棄主權,換取聯結東南亞,以共同抗衡中國」的戰略。

從這樣的立場出發,民進黨自然不願對臺灣實際佔領的東沙島、太平島以外的南海諸島主權爭端表態,自然會不斷強調「臺灣對南海爭執海域的問題不會跟中國同步」。事實上,民進黨早已在實踐中一步步迂迴的、隱蔽的放棄南海主權,最關鍵的例子,就是在審議《中華民國領海及鄰接區法》時,堅持刪除了過去政府所一貫主張之南海U形線內水域系屬我國曆史性水域的條款,從這樣的主張出發,民進黨等於要求中華民國政府放棄太平島、東沙島及其領海以外的南海島礁及水域的主權。

然而,一方面基於臺獨立場,放棄南海多數島礁及歷史水域的主權主張,一方面又基於現實利害,不敢也不願放棄東沙島和太平島的民進黨,只會讓自己陷入自我矛盾的困境。理由很簡單,臺灣之所以能繼續堅持包含太平島和東沙島在內的南海諸島及其水域的主權主張,基礎就在於「中華民國」四個字。

從歷史來看,是清朝政府正式在國際上宣示了南海諸島的主權,而中華民國繼承了這些主張,是中華民國政府在二次大戰結束後接收了南海諸島,恢復行使了主權,並且最終將之納入了廣東省、海南特別行政區的轄下,是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臺,使得臺灣能繼續宣示主權、並實際佔領東沙與太平島。另一方面,大陸當局也是沿襲了中華民國的相關主權主張與作爲,繼續堅持南海的主權。沒有了中華民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臺灣要保衛太平島、東沙島,就只有捍衛中華民國才能做到。要捍衛中華民國,就不得不面對歷史,也不得不面對一箇中國的問題。也只有在一箇中國大架構下,中華民國能夠理直氣壯的捍衛自己的主權,同時更能和同樣在一箇中國大架構下的大陸當局,相互呼應,最有效、最有力量的捍衛自己的主權。

谍照曝光 难道Galaxy Note 8就是大号版S8?

主張「一箇中國大架構下的中華民國」與捍衛南海及太平島、東沙島主權是一體兩面,拋棄了歷史就拋棄了主權,更違逆了政治現實與國家利益,只有短視近利的愚蠢政客看不懂這一點。

曙光热门景点-1 三仙台八拱桥「被地震震歪了」

陆港观盘-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下的投资契机

异世界勇者美月